• 关注极客箱子公众号

  • 您好,欢迎光临F站

canvas

2个月前
中秋去了我唯一的挚友家里,体会了一次被各种智能家居、各种囤货、各种新奇玩意包围的及时行乐式的生活。

她在游戏公司工作,收入大约是我的两倍,但一直没有存下什么钱。我们住在上海的两端,一般都约在中心碰面,但这次中秋我花了两个小时去她租的房子里呆了两天。

一进门,我就在感叹,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东西?!

从玄关、餐厅、卧室、阳台、卫生间,每一个可以塞东西的角落都塞满了各种物件,每一张桌面都堆积着各种似乎合理的物品,狭窄的过道上也被扫地机器人半路拦截,衣柜、衣架、晾晒架都挂满了飘逸的汉服。走进这个房子的我,就像是苏菲第一次进入王子的城堡一样,物质如同流水向我扑过来,无处躲避。

我们都是在乡村长大的孩子,我其实很能理解这种对于收纳的不习惯,毕竟在一切物质都匮乏的镇子里,只有空间是近乎无限的。前后院子,东西厢屋,车库仓库,还有根本没人住的房间,把东西存放起来只是为了防灰防蛀,从来不是为了节省空间。

住在她的囤积屋的两天,智能中控辅助完成了很多工作,从扫地机器人、空调、投影仪、消毒仪,到热水壶、电饭煲、破壁机、小夜灯,生活中多么细小的需求都可以通过科技的手段简化使用流程。

当我和她躺在床上,背靠三个抱枕,用投影仪玩switch、看电影,一直熬夜到凌晨两三点,再被遮光窗帘遮住天光大睡到中午时,物质极度丰沛带来的快感淹没了我,在那一刻我是非常享受的,我甚至开始反思自己的生活是不是确实少了点什么东西。

但回到家和男友分享这段短暂的极繁主义生活之后,男友问我想不想买投影时,我却摇头了。我一直会看这类产品的测评,心动是常有的事情,但每一次都会在愿望清单中,由于不符合三条原则,而被否决:


这三条原则几乎否决了我能够想到的所有需求,我开始反思我的需求是我真正的需求,还是被创造的需求,这样的反思进一步扼制了我的消费欲。

我也和挚友说了我存钱的目的,就是早早地结束工作,清简而自在地生活。她认可我这样的存钱目的,也钦佩我为此付出的代价,我也喜爱她及时行乐的生活,无需纠结地拥抱每一件自己想要的物品,不用为未来考虑太多,只为今朝今日地活着。

我们选择了不一样的生活,但我们依旧有着殊途同归的苦恼,重复的生活、无意义的工作、如鲠在喉的人际关系,并没有因为我们选择的方向不一而离开其中一方。我们互相羡慕,但又互相抵触,我们都在尝试用自己的方式去找回一点人生的重心,但每一次尝试都不够彻底、不够决绝、不够坚持,于是我们就这样成为了普罗大众中的普罗大众,在一划而过的信息里短暂地向往那些他人的生活。

这两天的体验,让我开始进一步思考极简的意义,我想极简也不过是蜉蝣撼树的一种尝试,它并不高明于任何其他的尝试,比起去深究何为真正的极简,与对比自己与极简达人的生活(说实话我觉得这样的对比与奢侈品的竞争别无二致),更重要的是真正地认可自己目前的生活状态,或者说有绝对主观但确实存在的标准去追逐。

对于我的挚友,最新的科技产品、好玩的游戏、好看的汉服,她都要拥有,这些物品使她快乐,她不会觉得这些是简单的消费,她的确享受物质的存在。

对于我自己,每一样精挑细选、绝对不会后悔的物品才会使我快乐,越来越少的选择对于我而言不是痛苦,而且清净。我享受的是,对于内心而言的低损耗。

但这不妨碍我羡慕她的生活,只是对自己本身选择的认可,让我迅速地脱离了这样的情绪,羡慕的产生与消失都是如此的正常,这也的确是一件很小的事情,但我想着还是写来分享与记录,也算是一点点“极繁主义”的尝试吧。
134 人围观 2 人评论

限时体验了一下极繁主义的生活

TAGS:

相关文章

评论列表

访客  2个月前 回复该评论
牛批
访客
青岛留
访客

发布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